您好,欢迎访问惠州市常德商会!

李植生:专研炸弹闹革命

 二维码 31

在风起云涌的清末,除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一系列起义之外,全国范围内还有多次大大小小的起义,比如1903年的洪全福起义也颇受史学界关注。这次起义,有一个惠州人的身影,他叫李植生。

  李植生的革命经历颇为传奇,他是兴中会、三合会的元老级会员,早期参与反清的革命志士;在日本专研化学爆破之术,著名革命党人刘师复、秋瑾也曾以他为师;一度追随孙中山参加三洲田起义和镇南关起义,继而在洪全福起义中担任总参谋一职。为了炸掉广州万寿宫,他把两个儿子推到前线,结果一死一被捕……这样一位辛亥英烈,值得我们纪念。

  追随孙中山参加三洲田起义

  李植生,生于咸丰元年(1851),淡水同安乡人(此据张友仁之民国版《惠阳县志》;冯自由《革命逸史》记李为博罗人)。他34岁才考中秀才,但后来又放弃科举道路,跑到香港加入德国巴陵教会,皈依巴塞尔布道团,“专研究化学爆烈品”。在当时,制造炸弹的核心技术大多掌握在德国传教士手中,李植生因此掌握这一利器,使他日后在辛亥革命史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清末的革命洪流中,有西方传教士做后盾的基督教徒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们和会党志士破天荒地站在了同一战线。比如发生在1900年的三洲田起义,基督教徒与会党的合作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郑士良和李植生既是基督教徒,同时又是三合会会员。有论者甚至认为,三洲田起义的参与者70%是会党志士,30%是基督教徒??杉?,两大团体不但互不排斥,而且在孙中山的领导下进行合作。

  1900年7月17日,孙中山在抵达香港的法国轮船 “烟狄斯号”上秘密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由郑士良赴惠州发动起义(即后来的三洲田起义),得手后向福建沿海进军,孙中山则坐镇台湾供给饷械。为了响应惠州起义,牵制清军主力,史坚如决定暗杀3名清廷在广州的大员。这次,李植生的任务是炸击陆军提督郑润材,史坚如的任务最艰巨,要炸击两广总督德寿。不料,惠州起义因泄密而被迫提前发动,使得李植生布置不及而作罢。

  三洲田起义中,郑士良派梁慕光、李植生、邓子瑜等在博罗组织博罗革命军别动队,率众两千余人扑攻县城。遗憾的是,由于清军云集,屡攻不下,又闻郑士良大军已因饷械不济而解散,博罗革命军别动队遂亦分路解散。

  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大多数起义参加者对孙中山不离不弃,革命之勇不曾稍减,李植生也是如此。从史料记载来看,李植生与孙中山并没有直接联系,但他一直对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奉若圭臬,利用自己在教会、三合会的身份和影响力为革命壮大势力。

  参加洪全福起义任总参谋

  在谋炸陆军提督郑润材失败后,李植生一直以英雄无用武之地为憾。在三洲田起义失败后,不久又有一个人向他发来了革命邀请。这个人更有来头,是洪秀全之侄洪全福。

  洪全福早年参加太平军,被封为左天将、瑛王、三千岁。太平天国失败后,他流落香港,在香港义和堂行船馆任职,并借此继续联络洪门。1901年初,由于杨衢云在香港惨遭清廷刺客谋杀,兴中会元老谢缵泰力图发动起义,以报仇雪恨。再加上香港首富李纪堂承诺独力负责筹集军费,洪全福表示能够独承招募三合会众之责。于是,近代史上有名的洪全福起义开始酝酿。

  李植生能成为洪全福起义的主要领导人,除了他与洪全福本人早有联系之外,很大原因是他与史坚如曾经是患难同志。史坚如在炸击德寿失败后被捕遇害,让李纪堂大为愤慨,因此李植生也成为李纪堂推心置腹的同志。于是,经过一年多的筹备,洪全福和李纪堂决定利用李植生的强项,暗埋炸药于广州万寿宫,于1903年1月28日(旧历壬寅年除夕),乘清吏群集贺年之机,聚而歼之,然后以东、北两江三合会众夹攻广州,东莞、香山二县绿林响应。在行动之前,洪全福自任“大明顺天国兴汉大将军”,由参加惠州起义的三合会领袖梁慕光任总司令,李植生任总参谋。洪全福起义虽打着“大明顺天国”的旗号,与孙中山无涉,但 “秉承革命方略而行”,以“推翻清廷,行共和政体”为主旨,显然是在孙中山革命思想的指引下进行的。

  为了掩护革命行动,时任广州下芳村德国教堂汉文总教习的李植生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将自己创建的工厂的工人全部辞退,以工厂作为起义运动机关,贮积军械、军服、弹囊、饼干、旗帜、刀斧诸军用品,备发难之需。除此之外,起义总指挥部设在广州同兴街,以信义洋货店为掩护,这个店号,也是以李植生的名义注册的。这意味着,一旦起义失败,李植生不但会倾家荡产,而且要流亡海外来躲避清廷的通缉。

  令人遗憾的是,到了1903年1月,起义计划已部署好一切,却因为李纪堂在购置枪械时轻信洋行买办而导致泄密,香港总机关随即被查封,广州各机关也被清吏破获,起义夭折。是役,党人梁慕义、陈学灵等20多人被捕,后10余人被杀,其中有一个就是李植生的儿子李坚(字秋帆)。据民国《惠阳县志》记载,李植生为了让炸毁万寿宫万无一失,“使子坚、乔、顺身任其事”。起义失败后,李坚殉难,李顺(字伟慈)则被捕入狱,广州光复之后才得以释放。被列为重要通缉犯的李植生,也不得不乔装东渡日本,开始了逃亡生涯。

  对于洪全福起义的失败,李植生意识到其主要原因是脱离孙中山的直接领导。1907年,李植生再次跟随谭人凤远赴广西,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镇南关起义,可惜抵达时起义已失败,李植生一直引以为憾。

  在横滨教留学生制炸药

  1904年,湖南第二批官费留学生王时泽来到日本,二月初到达东京时,在弘文学院认识了同乡刘道一。有一天,刘道一告诉王时泽,冯自由、梁慕光在横滨组织革命团体,正在招募同志参加。王时泽随即响应,两三天后便由东京乘车到横滨,抵达后即住在李植生家。王时泽对李植生的回忆是 “精工化学,善制各种炸药,在横滨教留学生制炸药时,我曾从其学习”。原来,王时泽、刘道一要入的会,就是三合会,而李植生正是横滨三合会的第一批入会者,在会中享有崇高地位。

  在当时,懂得制造炸药的人堪称稀缺人才。比如林冠慈一心一意想学这门技术,却硬是找不到师傅。李植生在横滨所教过的留学生,除了王时泽外,有案可查的学生还有秋瑾、刘师复、胡毅生、朱少穆、杨卓霖等。秋瑾虽然没有当面向李植生求学,但王时泽每次从横滨带回东京的学习制炸药的笔记,秋瑾都会全部借去抄录。刘师复则是李植生的得意门生,他赴日后的第二天即加入中国同盟会,不久就跟李植生学习制造炸药,以备将来归国从事暗杀活动之用。正因为刘师复在横滨学习过爆破技术,使他成为中国无政府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并熟练地将在横滨学习的爆破本领施展在无政府主义的恐怖活动之中。胡毅生在他的回忆录里也写道:“李亦能制炸弹,且富经验,盖所研究者为银药及淡化甘油,固寻常之品耳?!庇醚俺N锲分圃斐鐾薮蟮恼ㄒ?,这正是李植生的魅力所在。

  自洪全福起义失败后,李植生把满腔的热血浇洒在培育人才上。多种史料可以证明,他在横滨三合会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培训制造炸弹的技师。事实证明,他对革命的进程是有推动作用的。刘师复回国后,组织香港支那暗杀团,先后指挥革命党人轰毙清朝广州将军孚琦、炸伤水师提督李准和轰毙广州将军凤山,使得广州清吏对革命党心生恐惧,最终在辛亥年选择了献城投降,广州和平光复。

  广州光复后,李植生安居惠州,“不慕禄仕”。1923年8月,年逾古稀的他出任惠阳安抚委员。李植生在孙中山讨伐陈炯明正酣时出任此职,恐怕是孙中山要借李植生在东江会党里的元老地位,来瓦解陈炯明的军事势力。

  然而,从这时候开始,李植生就消失在公众视野里,近百年来声名不彰。除了民国《惠阳县志》里有他的简短传记,再也找不到第二篇传记,一个革命先烈就这么湮没在故纸堆中。


分享到:
微信公众平台